陇上人才网:输煤主任与司磅员勾结套利,7年虚报煤炭8000多吨

原标题:陇上人才网:输煤主任与司磅员勾结套利,7年虚报煤炭8000多吨

2020年12月30日下午,山东省博兴县检察院检察员在-14的寒潮和厚厚的积雪下,走进一家供暖公司回访,发现原来岗位占用的“死角”已经被彻底清理干净。他们“办案前调查、办案中衡量、办案后跟踪”的服务风格受到企业的高度赞扬。

前一个月,即11月30日,法院对李梅、张刚提起公诉,判决生效。两名被告人自行认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零五年,并先后返还赃款共计359万元。到目前为止,这个耗时18个月、延长审理期限、暂缓审理、涉案金额570多万元的职业案,终于圆满落幕。

私下“带货”拿外快

2001年10月,李梅和张刚受聘于热能公司,分别担任操作车间的地磅和输煤主管。李梅负责给运煤车辆称重,并出具称重单。张刚负责监管煤炭进出仓库。他们通常因为频繁的工作关系而成为朋友。

2013年开始,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们有了很好的了解。为了在工作之余多赚一些钱,张刚和李梅以及李梅的母亲贾某某迅速达成合作协议:三人共同出资。先是李梅的母亲贾某某出面联系当地的煤源,然后张刚联系了为公司提供煤炭的客户。借助客户与公司签订的供煤合同,他们占据了部分供煤量,最终将自己购买的煤并入公司购买的煤中。

这种私人的“带货”方式,一开始也赚了一点钱。但经过几次合作,三人发现公司购买一车煤的价格在2万元左右。除去购煤、运输、正常损耗的成本,一车煤只能赚3.5万,平分的话,个人手里也不会有多少。

这种“带货”的方式成本高,回报低,特别是煤炭供应难找,导致了本该重奖的外快。

“看来我们得另想办法了!”于是,在捞外快失败的消息公布后,李梅和张刚在一起,合谋在一起,最后开始用歪脑筋伪造称重单。

伪造称重清单的阴谋

对于大公司来说,管理机制要健全,要严格。所以,问题是,——被告用什么方法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次又一次成功了?

接手此案后,检方反复梳理案情,最终发现张刚、李梅所在的热能公司在采购过程中存在管理漏洞,即对地磅、运煤总监等一线采购关键岗位的监管不到位。

“运煤车进厂后,首先要将原称重单送到称重室,对车辆进行称重。然后我会给司机发卸载联系单,这是初始证明。”提审期间,检方发现,地磅李梅对公司的煤炭管理非常熟悉。“卸完货后,司机需要拿着煤场运输车间和品控部门实验室签字的卸料联系单来找我,然后我会在门卫的监督下给空车称重,打印一份由地磅、司机和门卫签字的正式称重单。煤炭供应商将根据此称重清单在我公司结算煤炭付款。”当当时的运煤车间主任张被办案的检察官询问时,张刚甚至供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我记得那是2017年。有一天路过公司的称重室,李梅告诉我,她可以伪造一张正品的称重单,问我这样做会不会被发现。我跟她说,运营车间根据称重单记录煤量,品控部门简单记录了下火车次数,两个部门根本不会仔细核对。除此之外,我正好负责监督客户在煤场卸煤,这就有了监督和约束客户自己的功能。于是,我们私下约好,一起做了“浮财”。李梅负责伪造称重单,与公司打交道。我负责寻找公司的煤炭供应商,拿出虚假的称重清单,帮助我们结算货款。付款后,我们平分。”

就这样,一起以假称单开始的犯罪被展开了。第一次“合作”是前所未有的成功,公司里没有人注意到。此后,两家开始以这种方式侵占公司的煤钱。

除了潜规则之外,还有另一个谜

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成功,这使得他们的工作方式更加复杂。

李梅向办案检察官供认,每次虚报过磅单都会给实际煤车A1编号,然后再编一个A2编号伪造不存在的煤车编号、净重吨位和检测结果。而张刚则充分利用了抓公司煤炭监管、重权的优势,打着“朋友有几车煤卖”的幌子,让煤炭供应商帮他“带货”。

办案检察官调查取证时,一位名叫孟的煤炭供应商坦白承认,张刚是热能公司的运煤主管,他们在煤场卸车时不得不点头。虽然这是一份非常难签的合同,没有人愿意放弃煤炭供应的份额,但他们仍然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煤炭货款结清后,我们会把相应的钱转给张刚。前后肯定至少有十几件这样的事情。只是万万没想到,在张刚的潜规则背后,还会隐藏着这样的情节。”

然而,在欺骗煤炭供应商以获得煤炭供应机会的背后,更为明目张胆的是张和李。张刚把煤炭供应商的公司名称和需要伪造的运煤车辆的“内幕”告知了李梅,李梅在称重时会特别注意。看到相应的车队后,会将自伪造车号和净重吨位快速标记为“A2”号样式的称重单,由煤炭供应商的司机带回。供煤方根据过磅单结清煤款后,将遵守事先制定的潜规则,将相关煤款转账至张刚指定的银行卡。

至此,一张伪造的称重单凭空实现了真钱!

但是,如果做的事情太多,最终还是会露出马脚的。2019年下半年,公司门卫王翻《原煤购进日报表》时,意外发现当天进出的车辆数量比自己登记的多很多。他立即向公司报告了这件事。很快,公司法务部追查到当天值班的李梅,拔出萝卜带出泥,从而发现了张刚的违法行为。根据庭审笔录、几个煤炭供应商的证词、银行转账记录,在过去的7年里,李梅、张刚利用职务之便,在没有煤炭供应的情况下,伪造了称重单、验煤单。等信息,虚构230辆运煤卡车,装煤8000多吨,多家供应商帮忙拿结算,从热能公司骗取煤炭资金543万元;就这样,李梅诈骗了33.7万余元的煤炭。

追根溯源帮助民营企业

2019年7月10日,博兴县检察院正式受理此案。检方审查卷宗后发现,李梅、张刚犯罪长达七年,受害者为私营企业。如果处理不当,会导致不良的办案后果。因此,负责此案的检察官反复对比证据材料,标出重要内容和核心证据,并专门列出《办案进度表》,以确保案件如期办理。

处理此案的检察官认为,案件的焦点在于两人能否认罪并接受处罚。如果能认罪接受处罚,就能节省大量的司法资源,加快诉讼效率。很快,在辩护律师的见证下,张刚签署了认罪处罚书,承认了博兴县检察院提出的指控和量刑建议。

相比张刚的全盘招供,李梅的审判过程有些波折。在审查起诉阶段的提审过程中,她频频落泪,也表示愿意认罪接受处罚,但在返还非法所得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她侵占的赃款要么用来买宝马车,支付她母亲的医药费,要么她仓促的投资被挥霍一空,很难想象她要把赃物全部归还。

“本案涉及的热能公司属于民营企业。在依法办案的同时,一定要不遗余力地向受害者追回款项,为企业追回损失!”在案件处理过程中,检方获悉,该公司受到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导致现金流紧张,资金周转困难。检察官意识到追查损失的步伐无法停止。

为此,博兴县检察院围绕“最大限度追回李梅涉案赃款,最大限度帮助热能公司追回损失”的基调,积极与公安机关联系。发现李梅的弟弟已经给热能公司送煤了,还有78万多块钱的煤款没结清。为此,检方分别联系了热能公司的法律工作人员和李梅的弟弟,双方表示愿意将这笔钱转化为李梅的赃物退款金额。

最后,在检方的努力下,双方签订协议,成功帮助热能公司追回损失78万余元。

此案尚未结案

2019年12月13日,博兴县检察院正式起诉此案,并提出量刑建议。然而,受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影响,法院在依法延长审判期限三个月后,于2020年10月29日举行公开听证会,于2020年5月9日暂停审判,并于10月23日恢复审判。“通过这种方法,我前后拿到了200多万,却不敢花一分钱,全部存在一张银行卡上。”在法庭上,面对检察官的指控,张刚非常懊悔。“要不是你及时审查,我恐怕越来越大了。现在我已经主动退还了所有的违法所得,真心接受了法律的处理,终于可以酣睡了。”

2020年11月19日,博兴县法院判决:被告人李梅犯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被告人张刚犯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被告李梅被责令向山东某热能公司返还217万元。

案件的完成是否等于检察职能的履行?检方对整个案件的起因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如果只是了结此案,处理此案,热能公司的问题依然会从根本上得不到解决,漏洞依然存在,犯罪分子还有时间钻。

为此,结合张、李的作案手法和热能公司的监管漏洞,检察机关向热能公司发出了加强内部管理、消除犯罪隐患的检察建议书,得到了热能公司的衷心感谢。

热能公司接到检察建议后,根据建议迅速行动,研究措施,及时落实,并回复博兴县检察院:“感谢检察机关帮助我们追回损失,感谢您的中肯建议,我们遵循了检察建议。内容建立制度,堵塞漏洞,完善公司内部管理。我相信同样的情况不会再发生了!”

1. 本站及本文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2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
3. 唯一客服QQ:2668294506,其他均为假冒
4. 本站大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或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5.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否则后果自负!
6. 如版权或其他问题咨询,请发邮件到2668294506@qq.com,收到后会尽快处理。
玩码网 » 陇上人才网:输煤主任与司磅员勾结套利,7年虚报煤炭8000多吨

发表评论

精品网站源码、软件教程、及各类互联网技术资源应有尽有!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